宋长庚的情商怎么样:满青霄(二百四十六章)复仇——从沈炼到九宸——隐秘的CP(2021年2月25日更)

十一月二十四日项真站在萱儿身后,心潮翻涌,眼中发热。他深吸一口气,走到萱儿身边,双膝跪地,向墓碑郑重叩首。萱儿惊讶地看向他,问道:“你的腿?”“我的伤到今晚已满三十日,虽然还不宜跑跳,但可以跪。”你都称我“夫婿”了,我怎能不跪?见皇上可以不拜,但见岳母必须叩首。萱儿将信将疑,回头看向丁香和林勇,面带询问。两人双双点头。项真的腿伤虽未痊愈,但已好了大半,膝盖可以弯曲。

  p406073724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4561825/chapter/173011843/

  十一月二十四日

  项真站在萱儿身后,心潮翻涌,眼中发热。

  他深吸一口气,走到萱儿身边,双膝跪地,向墓碑郑重叩首。

  萱儿惊讶地看向他,问道:“你的腿?”

  “我的伤到今晚已满三十日,虽然还不宜跑跳,但可以跪。”

  你都称我“夫婿”了,我怎能不跪?

  见皇上可以不拜,但见岳母必须叩首。

  萱儿将信将疑,回头看向丁香和林勇,面带询问。

  两人双双点头。项真的腿伤虽未痊愈,但已好了大半,膝盖可以弯曲。

  项真看向墓碑,抬手行礼道:“岳母大人在上,小婿项真对萱儿一往情深,却并非‘光明磊落’,至今尚未向岳父大人提亲,深感羞愧。今日,天地为证,项真在此立誓,有生之年,我将……”

  “停!”萱儿摁住他的手,强行打断。

  项真看向她,满目惊诧。

  “内个……发誓就算了吧……”萱儿的目光闪烁。

  啊?项真眨了眨眼,不明所以:此时此地,此情此景,难道不该发誓吗?

  萱儿叹了一口气,悠悠开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娘也知道。所以……不必说了。”

  反正,说了也不一定做得到。我爹就没做到,以余生受罚,何必呢?

  项真还是不甘心,望着萱儿,又看向墓碑,觉得自己面对萱儿的母亲,必须有所交代。

  萱儿却已起身,并一把将他拽起,握着他的手道:“咱俩说好了,从今以后,谁都不发誓,行吗?”

  誓言若是打破,便化为诅咒。所以,我不想说,也不想听。

  她很认真,很坚决。项真只好点头,暗想:反正婚书里有誓言……

  冷风吹过山间,传来阵阵呜咽。

  丁香上前一步,轻声道:“小姐,起风了,咱们走吧。”

  隆冬时节,山间风寒,不宜久留。

  片刻后,众人顺原路下山。

  小虎走在后面,偷偷问丁香:“刚刚,小姐为什么不让项将军起誓?”

  丁香叹了一口气,答道:“你还小,不懂。”

  离开瓮山泊,马车一路向南。约一个时辰后,到达翠微山下。

  萱儿将窗帘掀起,看向那条入山的路,喃喃道:“都快腊月了,还未下雪。”

  去年腊月初十,她被素媛骗出府,随载睿入山赏雪。

  那一日,大雪纷飞,天地间银装素裹。她和素媛坐在车上,载睿骑马走在车前,金吾卫的队伍浩浩荡荡……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人喊马嘶。不知何人如此大胆,居然敢冲撞皇子的仪仗?

  那一刻,她并不知道,自己将遇到命中注定的人。

  当时,他单膝跪在车前,手臂被箭矢所伤,鲜红的血滴在雪中,令她心中一疼……

  而此刻,他就在车中,坐在她身旁,呼吸之声可闻。

  之后发生的一切匪夷所思,好像一个恍惚的梦。

  萱儿放下窗帘,转头看向他,问道:“那一日,你伤的是右臂吧?”

  项真点头,想起那日的雪,和那惊鸿一瞥。

  偶然相遇,匆匆别离,念念不忘,骤然重逢……上天对他何等眷顾?

  萱儿伸手握住他的右手,轻轻摩挲。手背上有一条浅红色的伤痕,据他说,是缉捕案犯时留下的。

  项真心中慌乱,连忙捂住袖口。

  在辽东,他的手臂受过几次伤,决不能让她发现!

  而她眼波流转,微嗔道:“有本事,你就一辈子别让我看。”

  项真的心如同落入火盆,瞬间燃烧。

  我没本事,一点本事都没有!

  望着他烧红的脸,她咯咯娇笑。

  他恼羞成怒,揽她入怀。

  下一刻,笑声消失,化作呢喃。

  如果这是梦,但愿永远不会醒。

  晚间,俺答汗在帐中宴请杨皓,白音和塔尔汉作陪。

  主菜是一只烤羊,还有炖牛肉、馅饼和马奶酒。

  杨皓感动道:“多谢大汗盛情款待!”一名敌将有此待遇,实属难得。

  俺答汗嘿嘿笑道:“我孙子在大同好吃好喝,咱也不能差太远。”

  正在此时,一名仆役进入帐中,送上一篮苹果。

  杨皓眼中一亮,问道:“哪里来的苹果?”自从进入敌营,他已很久没有吃上水果。

  俺答得意道:“这是板升产的苹果。如今是冬日,只有苹果。若是夏日,还有樱桃和西瓜呢。”

  “板升居然种了樱桃宋长庚的情商怎么样和西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杨皓很惊讶。他只知道板升有小麦、大麦和燕麦,还是第一次听说那里居然出产水果。

  俺答面色一僵,低声道:“呃……五年前开始种西瓜,当年就吃上了。六年前种的樱桃树,今年第一次结果。”

  白音和塔尔汉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吱声。丰州川本来无人种植瓜果,想当初,是赵德从大明找来种子和树苗,在果园种下苹果、西瓜和樱桃。每到夏秋,他都会挑最好的果实献给大汗。

  以前,鞑靼人只能吃到肉、奶和野菜。赵德等人归附后,组织汉民在板升勤耕细作,让鞑靼人吃上了粮食、蔬菜和瓜果。

  两人心知肚明:大汗想起赵德的功劳,甚为内疚。来日若是将赵德执送大明,他必被千刀万剐。

  白音连忙转移话题,问道:“杨将军,您去过板升吗?”

  杨皓回答:“四年前去过一次。不过那时是三月,没看到水果,但看到那里水草丰美,阡陌纵横,房舍相接,有很多村落。”

  俺答汗看向塔尔汉,怒目圆睁,“大明的将军都进板升了,你们怎么会不知道?”

  塔尔汉瞠目结舌,起身行礼道:“属下失职,请大汗责罚!”

  杨皓立刻道:“大汗,此事不能怪他。我当时乔装打扮,扮成盐商混在商队之中,你们的兵士如何看得出来?”大明细作常年出入板升,当然不能让你们发现。

  俺答汗想了想:也是,杨皓两族的话都会说,若扮作商人,的确难以发现。

  他抬头看向塔尔汉,沉声道:“好了,你坐下吧。四年前的事,现在追究也没什么意思。”

  塔尔汉讪讪地坐下,偷偷瞪了白音一眼。

  杨皓打圆场道:“之前数十年,你我两族连年征战,相互为敌。待日后两族缔约,互通有无,板升会有更多良田美宅、瓜果蔬菜。而且,说不定明年这个时候,大汗就能吃到浙江的冬笋和福建的柑橘。”

  “冬……冬笋是什么?”俺答汗问。

  “柑橘是什么?”白音问。

  杨皓想了想,答道:“都是好吃的东西,以后见了你们就知道了。”

  俺答汗暗想:一旦缔约互市,我们就不必再发兵抢掠,不会再死那么多人,而且还能获得铁锅、布匹、锦缎……和冬笋。所以,背信弃义是值得的……

  杨皓敬了俺答汗一碗酒,说道:“四年前,我随商队从万全右卫出边,路过多个墩台。我发现,大明的墩军与鞑靼的牧民相处融洽。有墩军私下用铁锅换牧民的狐裘、用火石换羊皮。还有牧民代墩军瞭望,墩军帮牧民牧马,有如一家。当时我就在想:既然如此,你我两族为何要世代征战?”

  千里边疆沃血,谁也没有从战争中获益:鞑靼各部褛衣空腹,易马而食,一匹布有如锦绣,一斗粟有如珍珠。大明边镇连年战乱,父母妻子不能相保,膏腴之地弃而不耕。

  闻言,俺答汗心中一热,终于明白:杨皓为何要冒着性命之危,亲入敌营。

  华夷一家——此等谬语,除了他,大明军中何人敢言?

  俺答汗端起碗一饮而尽,朗声道:“小崽子,就冲你这句话,明日一早……你走吧,我不留你了。”

  其余三人大惊失色,齐齐看向俺答汗。

  白音暗想:大汗是喝多了吗?不应该啊,才六碗……

  塔尔汉怯生生地问:“大汗,咱们……咱们不是要用他换达主子吗?”

  “休要胡说!”俺答汗低吼道,“你脑子坏了吧?咱们是要用赵德和邱福等人换都达吉,而不是用这个小崽子换。他是使者,不是人质,更不是叛贼。”

  杨皓大喜过望,起身行礼道:“多谢大汗体恤!”自己身在敌营,虽无大碍,家人难免忧心,还是尽快离开为好。

  俺答汗对塔尔汉和白音道:“你们二人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与他说。”

  两人立刻奉命告辞,离开营帐。

  俺答汗随即道:“你不必谢我。今日一早,塔娜已返回板升。临走时她对我说,你是她和都达吉的救命恩人,我若继续扣着你,便是恩将仇报,无情无义。我想了想,她说的对。你当初在宣府救过他们,这次又费尽心机保住我那傻孙子。我知道,为除掉我的子孙,你们的朝廷悬赏万金。但是,你却没有拿都达吉去换钱,还好吃好喝地款待他,并说服朝廷封其为官。这个恩情,我认。”

  “此外,这些日子,我看明白了。你不贪财,不恋权,不好色,只求天下太平,和你爹一样。如果大明都是你们父子这样的人,你我两族早就不打了,何须征战数十年,死伤百万人?过去二十年,我利欲熏心,瞎了眼,被赵德等人蒙蔽。还是莫兰看得明白:他们是在借着我的权势欺压汉民,作威作福,无德无信。”

  杨皓心中感慨,低声道:“我爹一直告诉我,大汗之所以锲而不舍,求贡多年,不光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让部众丰衣足食,不再死于征战和灾害。三十年来,我大明朝廷屡次拒绝互市,并斩杀来使,一错再错,致使战火不熄,百姓不宁,辜负了大汗的苦心,更对不起两族军民。而只要您还活着,我们就有纠正错误的机会。”

  俺答汗双目圆睁,问道:“这么说,你爹认为,一旦我死了,就没机会了?”

  杨皓颔首道:“是。我爹说,唯有您有促成互市的胸襟、威望和能力。一旦您宾天,您的儿孙必将一边内斗一边抢掠,根本不会考虑议和。”

  俺答汗眨了眨眼,不得不承认:杨牧目光如炬,看得很清楚。他的儿孙大多一心抢掠,并无耐心发展农耕,更无意促进两族融合,唯一一个向往中原文化的便是都达吉。

  他与杨牧打了三十年,彼此为敌,又彼此了解,彼此信任。这辈子能有这样的对手,应该是一种幸运吧?

  俺答汗为两人满上酒,端起碗道:“为你爹看得起我,咱俩再喝一碗。”

  一老一少又喝了几碗,都有些头晕。

  俺答汗醉眼朦胧,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爹这么着急议和互市,是不是不想给你们的皇帝干了?”

  杨皓用力点头,“您真是明察秋毫!征战多年,我爹累了,议和成功后便会辞官隐退。”

  “他还不到五十,累什么?是因为你娘没了,心灰意冷吧?”

  伊人不在,山河如故,身虽强健,心已荒芜。

  杨皓鼻子一酸,没有吭声。

  俺答汗喝下半碗酒,喃喃道:“所以,我一定要死在莫兰前面,不能当被留下的那个。”

  杨皓抬眼望向俺答汗,说道:“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您,却不敢。”

  “你问吧,我保证不揍你。”俺答汗一脸宽容。

  杨皓咽了一口唾沫,问道:“您对大妃矢志不渝,又对塔娜一见钟情,是怎么做到的?”

  俺答汗愣了,没想到杨皓会有此一问。

  这个小崽子还是太嫩,什么都不懂!

  他想了想,答道:“莫兰就是我的蓝天,我的大地,无论我飞多远、飞多久,都离不开她的怀抱。而我已经老了,飞不动了,慢慢下坠,却在悬崖边看到一朵美丽的花,娇艳夺目,动人心魄……那朵花便是塔娜。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杨皓目瞪口呆,如坠云雾:蓝天、大地、悬崖、鲜花……是什么意思?难道……俺答这只老去的雄鹰,要抱着鲜花落在大地上吗?

  已近亥时,松江府的理刑馆内灯火通明。

  推官刘荣坐于堂上,堂下站着一名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此人虽在官署之中,面对朝廷命官,却气定神闲,从容不迫。

  那人躬身行礼道:“刘大人,我元盛典当行一直守法经营,那六名伙计只是一时激愤,在官府门前聚集,但既未伤人,也未出言不逊。如今既已关了三日,可以放了吧?”

  刘荣面沉似水,心急如焚。此事如何处置,关系到打击私铸、推行新钱,怎能轻易放他们回去?

  近年来,苏州、松江、常州等府私铸盛行,上至高官勋贵,下至官府工匠,都参与其中,谋取暴利。

  民间作坊将锡、铁等掺入铜中,铸成洪武或永乐通宝等旧钱,并通过商贾大量流入市间。私钱轮廓粗粝,色泽暗沉,又薄又轻。而伪币盈市,导致钱法混乱,物价飞涨,连官府都收到很多劣质铜钱。

  上个月,应天府宝源局起炉开铸嘉敬通宝,量足质佳,并采用镟边、金背、火漆等防伪工艺。

  三日前,各府布政司发布公告:五城钱铺赴衙门领兑新钱,革除私钱。为周百姓之急,法司赎罪及税关收课,兼收洪武、永乐等旧钱,旧钱以二当一。

  此举意在打击私铸,自然会侵犯枉法者的利益。当日,有恶徒四处扬言:官府推行新钱后,旧钱将一概作废,并煽动民众围堵官府大门,以阻挠新钱推行。一时间,民心惶惶,数百人在官府门前争嚷哄叫。

  知府宋长庚命人写牌传示:“本府行钱,禁约原有。旧钱以二当一,从便交易。今日明白开示,毋再争竞。”

  门前聚集的民众看到此牌,逐渐散去,却有一帮市井无赖继续叫嚣,不依不饶,随即被缉捕并关押。

  推官刘荣经审问查明:元盛典当行的六名伙计先是传播谣言,之后又在官府大门处聚集,鼓动商贩和民众闹事,按律应被治罪。

  但是,今日典当行的掌柜登门要人;而且,知府也已下令放人。刘荣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

  侍立一旁的李师爷已侍奉过三任推官,老谋深算。他凑近刘荣,耳语道:“大人,知府既已发话,我们只能从命。再说,这元盛典当行……是宋家的产业。”

  刘荣已上任两年,当然知道宋家是松江巨富,他家的女儿嫁于闫旭昭为妾。而内阁首辅的姻亲,岂是他一个七品小吏能得罪的?

  刘荣心中暗叹,看向堂下之人,缓缓道:“请陈掌柜在堂外稍候,本官这就写放人的手令。”

  掌柜陈锋面露喜色,向刘荣行礼道:“大人今日之恩,宋家必不会忘。”他随即告退,向堂外走去。

  此时,一名门吏匆匆而来,与陈锋擦肩而过。

  那门吏奔至案前,将一封信函双手递上道:“启禀大人,这是应天府都察院送来的急信。”

  刘荣连忙接过信,拆开后迅速浏览,又惊又喜:终于等到了!

  一旁的李师爷问道:“是哪位御史的来信?”

  刘荣抬起头,朗声道:“传我命令,立即缉拿元盛典当行掌柜陈锋,并关入大牢。”

  李师爷大吃一惊,颤声问:“大人,您确定?”

  与宋家为敌,便是与闫家为敌,后果不堪设想!

  刘荣目中大亮,颔首道:“非常确定。”

  我不光要缉拿陈锋,还要将宋毅绳之以法,并以此扳倒闫旭昭!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私铸钱币这条线已埋下二百多章,终于用上了。

  期待留言和投票!

  豆瓣阅读全文链接:https://read.douban.com/column/34561825/

  豆瓣小组全文链接: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60430456/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箴言

宋玉林是因为什么死的:副主席逝世后,家里困难,小儿子说:最拮据的时候只有3毛5分

2021-12-9 21:28:11

箴言

宋佳的别称是哪些:宋佳:没有什么中年危机,不管演什么样的角色,是一种历练和认可

2021-12-9 21:28: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