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景华为什么这样厉害:夏玉臻衍

作者:苏扶作者推文

  作者:苏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举报色情有害

  举报涉未成年有害

  举报刷数据

  其他

  文章收藏close-2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这一晚过得格外的漫长,玉欢任凭王氏怎么说也不肯搭理一句,于是王氏气极离去留下何医生和元庆守着她。何医生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将碎瓷片尽数取出后用药将伤口包扎起来。期间玉欢一直在极力忍耐只是痛到难以忍受时呜咽出声。何医生离去后,元庆一直用冰袋为玉欢的脸消肿,元庆此时有太多话想说只是不知如何开口,唯恐自己的一句话让玉欢再次陷入痛苦境地。

  元庆看着玉欢的样子感到十分无助,更多的是对自己无能的一种失望。其实对于玉欢的婚事他又有什么话语权?他不过是这个家中可有可无之人罢了。一个小娘生的、一个药罐子又有什么地位呢?十四岁那年被接回了家,原以为是被这个大家庭接纳了,因此他还高兴了许久,只是后来才发现这才是苦难生活的开始。二太太总是争锋相对,将他们母子二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让他们立刻滚出宋家。被二太太所不待见元庆在回宋家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只是他不曾想连祖父祖母也并不待见他们母子二人,至于其他兄弟姐妹就更不消说了。在宋家的生活每日都如履薄冰,活得小心翼翼,唯恐因为一个过失就让别人抓住了把柄,从而母子俩要被赶出宋家。从始至终只有玉欢一人是真心待他,真正地把他当成一个哥哥,玉欢对他的好让他记了多年。可是如今他见玉欢深陷困境却什么也不能为她做,他帮不了她,他只能眼睁睁地看她难过,元庆从来没有这么一个时刻觉得他是如此的无能。他真的不明白那么好的欢儿为什么就不能拥有幸福?

  元庆如坠深渊,陷在自己的世界中想得太过入迷,情绪越来越激动导致手上的力不由得加大了许多。玉欢吃痛,睁开眼看向元庆。此时元庆的脸色很不好看,病态的脸因为愤怒而多了几分血色,两道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眼睛出现了除了平日的温和外的不甘与愤怒,双唇紧紧地闭着。玉欢看到二哥这样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为帮不了她而感到愧疚难过而她为二哥的愧疚而感到不忍。她伸出未受伤的一只手为他抚平皱起的眉,元庆身形一顿,后知后觉地问道:“欢儿,是不是我弄疼你的脸了?”

  “没有。二哥,你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听到玉欢的问题元庆怔楞了一会随即恢复平日的温和的样子,轻声道:“我在想你的伤,还有该怎么跟臻儿说这件事。”

  见元庆敷衍回答玉欢也不打算追问,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今日之事想必臻儿会知道的,我就怕她多想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不过,二哥我今日一时冲动提起了你与大嫂的事,我知道我……我很过分让你难过了,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你真的放下了吗?”

  元庆显然没有想到玉欢会这么直白地问,这突如其来的坦诚倒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元庆沉默许久,玉欢也知道自己问的不合时宜,但是突然之间就蹦出这句话収也收不回。二人静坐在屋内,都没有开口说话,就怕声音惊扰了这一刻的静默。良久,元庆起身看着玉欢说道:“欢儿,现在很晚了,你快点休息吧!今日之事不要再想了,总会有办法的,总会有的。”

  说完元庆向门口走去,元庆在回房间的路上停留了许久。对于玉欢所问的他有一个回答,那就是没有,从来没有。他没有放下过去,他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是最后还是证明了他的努力都是徒劳。他深知过去的无论怎么后悔都无法挽回,而沉浸在过去无疑就是自我折磨,但是有些事并不是想放下就可以放下的,并且没有人会喜欢这种自我折磨。元庆回头看了看玉欢屋内亮着的灯,那一刻沉寂的心像是被扔下了一块石头让他的心有了一个回声:他得想办法去帮玉欢,他的遗憾已经造成了但是玉欢的事还来得及。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会拼尽全力去保护玉欢,决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往钟家那个火坑里跳,他承受不起这样的折磨。”

  玉欢看着元庆那削弱的背影渐渐没入夜色中心中不禁一阵酸涩,她明白二哥的苦心,只是……玉欢不想让自己变得悲观于是连忙甩开脑海中那不好的想法。她愿意去相信,即使二哥给的希望再渺茫那也是有的,即使到时候不能躲过那就……玉欢突然不想接下一句了,即使知道会逃不过但是就是不想面对。到最后玉欢也没想出个具体出来,只好盲目地安慰自己会有办法的,就像二哥说的那样:总会有的。

  饶是宋景华再怎么严令二房的下人不许将当晚的事说出去,但是第二天整个宋公馆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就这么大的一个公馆再加上有些“有心人”刻意地去打听、宣扬,就算是再秘密的事终究会闹得人尽皆知。第二日,玉臻早早地去上学,昨晚玉欢的事芊儿在帮她梳洗时就告诉了她,玉臻听后急得立马就想跑到大姐那去,最后还是还有理智的芊儿极力地将自家小姐拽住了。芊儿将玉臻拉了回来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堆话:“二小姐,你不要冲动,你现在去做什么呢?或许大小姐就是怕你知道了多想才不想告诉你的。你一去万一她更伤心了怎么办?”

  芊儿的话让玉臻恢复了理智,好说歹说才让玉臻乖乖地去上学。玉臻冷静下来后打消了去找姐姐道歉的念头,毕竟发生这种事姐姐也不愿意多说吧!在玉臻看来姐姐的对这桩婚事反应如此激烈是正常的。姐姐相貌出众,在脾性上虽说有些清冷孤僻但是相处久了才知道她也是一个好相与的人,待人又真诚友好。反观那钟书原,虽没有接触过不甚了解,但单就是他被人津津乐道的风流账就足以看得出这人道德败坏,绝非良人。元定作为几个纨绔公子哥中的一员,虽然生性放荡不羁且一直以风流的朽木自居但是在钟书原面前都甘拜下风,那钟书原为人衿傲凉薄,仗着父亲是委员便更宋景华为什么这样厉害加肆无忌惮、猖狂不已。他虽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却在风月场地也算是一个常客也是一个名人,不仅如此年纪轻轻还学起了军阀权贵包养戏子的作风并以此为傲……说起戏子玉臻脑海中莫名其妙地就浮现出夏衍那张面孔,想到这玉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怔楞地看向窗外:“那夏衍是不是……”

  发觉自己越想越离谱玉臻甩了甩头,制止了自己那毫无里头地想法。旋即玉臻想起了与夏衍在楼梯的对视,特别是那双眼睛。

  “我这是在乱编排什么,他绝对不是这种自甘堕落的人,他那么高傲的人怎么会?”

  玉臻在心里对自己进行了一番批评,她对夏衍这毫不怀疑的信任就是因为他那双眼睛,她坚信有着那么一双澄澈明净的一双眼睛的人决不是那种会为了名利在他人身下承欢卖笑的人。一旁的周宓一直在观察着她,只见她一直嘀嘀咕咕说着什么但是却也没听清。

  “玉臻你在这嘀嘀咕咕什么呢?”

  玉臻看向周宓又看了看台上讲着课宋景华为什么这样厉害的老师,组织了一下措辞避重就轻地回道:“没有,我姐姐叫我等会下学后去书店给她捎几本书回去,我在想要买什么书?”

  “这样啊,要不等会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帮你参考参考,反正我也想去买本书。”

  “那好,那我们等会一起去吧!”

  放学后二人向书店走去,到了书店二人看着那么多的书犯起了迷糊。周宓转头看着玉臻问道:“玉臻,玉欢姐姐平日都是看什么书啊?”

  “额,你让我想想哈!”玉臻扶额回想着,平日姐姐倒是经常看书,不过那些书都是二伯让姐姐去读的,说是女子都应该要去读这些书做到女子无才便是德就好。那些书无非就是讲述一些贞洁烈女、诗云子曰的内容。姐姐虽然对此没有表示出不情愿的态度但是她对此类‘好书’从始至终都是持摈弃的态度。玉臻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想法,她想着自己能够改变姐姐,让她自己懂得去反抗而不是只会顺从,如果说这个想法以前只是一个小火点的话那么现在就成了足以燎原的大火。

  “对,现在不是旧社会了,人可以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姐姐也可以,她要学会自己去争取。姐姐之前借我的书去看的时候也曾说过那些书让她懂得了很多,给了她希望,人一旦有了希望那么就会有了为之努力的方向吧?”玉臻心想道。

  玉臻打定了注意,看向周宓说道“姐姐好像对一些讲述西方文化还有新派思想的书很感兴趣,那我们去找找吧!”

  “这个我知道,恰巧我今天是来买萧晋澜先生的书,萧先生是力促学习西方文化的新派人物一直致力于民众思想的解放一直以来为解放女性思想工作而奔走。萧先生的书值得一看从他的字句上都可以看出他境界的高深,阅历的丰富更难得可贵的是他总以女性视角去为女性发声,读者能假借他的文字发出对当下社会的控诉从而读后会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周宓在一旁激动地讲道,那神情简直就像是一个在向人展示一个稀罕物件似的。玉臻看着她这神情便也对这个萧先生产生了些许兴趣。

  “这个萧先生当真有这么厉害?”

  不等周宓做出回复一道声音传来:“对啊!就是这么厉害。”

  声音里充满了打趣意味,那声音的主人向玉臻走来那人依旧是那副风流不羁的表情,来人将手掌放到玉臻头上揉弄着玉臻的头发,没心没肺地笑道:“小臻臻你这是什么表情?看到我怎么像看到鬼一样?看到我不惊喜吗?嗯?”

  玉臻将身子往后退让自己的头发可以免遭魔爪,接着皮笑肉不笑地对元定笑道:“三哥,我哪有?我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哦,对了三哥,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也是同班同学她叫周宓。”

  周宓看向元定连忙向他问好,元定笑嘻嘻地看向周宓说道:“哎,同学你好,你叫周宓是吧?这名字真好听,是甜蜜的蜜吗?单是从这名字来看就觉得你是一个好看的人脾气也好温婉娴静……”

  玉臻在一旁看到自家三哥又开始胡言乱语,心中对他这自来熟的功夫感到震惊不禁扶额想要装作一副自己不认识此人的表情。自家三哥说起疯话来简直是令人无言以对,此时周宓脸都红透了,玉臻收到了周宓求救的眼神连忙阻止了元定的撒泼。

  “好啦好啦三哥,你都快吓坏她了。话说三哥你到这来做什么?”

  “这是书店你说我来这做什么?”

  玉臻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元定,此时玉臻的表情才是真的见鬼的表情。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便笑了许久,问道:“三哥,你,你居然会来买书?”

  元定看向玉臻这么直接的打趣觉得在周宓面前很没面子,便故作严肃地说道:“你收敛点,一个姑娘家像什么样。”

  接着便一脸无奈地说道:“哎,人生不易啊!我本来就不是一个读书的料为自己都认识到这一点了,可是你大伯啊就是不愿承认这一点非要我读书。要我看书还不如要我的命,我宁愿拿起刀枪上战场,做一个保家卫国的铮铮男子汉。”

  “碰到你们刚好,你们随意帮我选一本吧反正是讲关于政治的就行了,买好了我们就走吧我实在不想在书店呆,看到这么多书我就头疼。”说完元定便像躲瘟神一样快步走出了书店到外面站着等她们。玉臻知道元定是这么一个人便也不觉得稀奇,径自转过身去认命地选着书,只是周宓看着元定的背影想了想,随即笑了笑便回头跟着玉臻一起选书了。

  bookmark-6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5072719/9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请稍候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未分类

宋连弟是哪里人:逸名网名人大全:宋连弟简介,宋连弟的照片资料

2021-12-10 21:47:02

未分类

宋允儿祖籍是哪里的人:【宋允儿个人资料】宋允儿是谁?宋允儿资料档案简介及身高家庭背景

2021-12-10 21:47: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